當歸

粉藉 全職高手 盜墓筆記 張國榮

【周叶】Yours

情人节了 这是糖 真的 相信我








周泽楷收好刀站直了背对着惨白灯光。

叶修面对周泽楷,两手插兜儿挑挑眉笑道:“GJ”

周泽楷看了看旁边的尸体,将脸转向叶修,声音淡淡的分不出什么:“It's yours.”

叶修左边唇角擒着抹笑,慵懒地连唇都没有完全张开,舌尖的气流带着勾子刺出来,一句开口略沙哑而尾音上挑的“You're joking”几乎一半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,带笑的眉目中写着的戏谑正好激起人不会挥拳但将忍不忍的暴戾。

他就这样隔着一米厚的空气望着周泽楷。

“It's yours.”清冷的声音重复了之前说过的话语。周泽楷背对着光,深邃的眸子在闪出的一线光明中如黑耀石一般,本就俊挺的鼻梁和深深的眼窝让人看起来更加冰冷。他直视叶修,目光把空气撕出道伤口。

周叶

灯光,人群,英式西装。

互相碰撞的酒杯中溅起泡沫落到双方杯中。

孤寂是动人的,一个人能够独坐在一个晚会聚会中显出很舒服的样子,这种样子总是动人的。
一个黑发且发质柔软的男人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。

他只是随意地坐在那里,什么都没有做,却像是拥有整个世界。

顺着他目光望去,会望见那个五官立体而精致的青年。青年好像接收到了目光,穿越层层人群和椅桌,走到男人身边。

两人坐在一起。截然不同的气质与坐姿,却展现出舒服的画面。这就像长天和秋水蓦然相映,长天更明白了自己是长天,秋水更明白了自己是秋水。

男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,青年不时点点头,深邃的眸子里点着温柔星光,轮廓凌厉的脸庞因漏出笑意的眉目变得柔和。

男人不知说了什么,执起青年的手,在人无名指根处轻轻印了个吻。他起身慢慢走向出口处,踏出大门,走进无人的夜色里。

他拐了个弯后停了下来,抬手扯松领带,从口袋里的烟盒中摸出烟,顿了顿,点上,吸气,偏了偏头将烟吐向来人的脸上。



青年的脸兀地烧了起来。他在大厅愣了片刻后追了出去,拐过街角就进入一片烟雾。等视线再次清明后落到的便是男人的手上。突然记起,有人说无名指上有根神经连接大脑。而几分钟前,男人吻了他无名指,说,你是我的。

前辈,叶修。

他指尖的烟将黑夜烫了个洞。

你是我的。